衡阳信息港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一切只是开始新萨博未了局

发布时间:2019-09-14 09:12:36 编辑:笔名

  一切只是开始 新萨博未了局

  6月14日午后,连续作战的蒋大龙终于从瑞典回到北京。

  两天前,蒋专门为收购萨博而建立的国能电动汽车瑞典有限公司(NEVS)在萨博总部所在地特罗尔海坦市,与萨博资产监管人正式签署协议,获得了萨博的大部分资产。

  公开资料显示,NEVS收购范围包括萨博汽车、萨博动力总成、萨博工具的全部资产,以及萨博汽车瑞典特罗尔海坦生产基地的所有地产股份。萨博汽车零部件有限公司以及由通用汽车公司拥有的萨博的知识产权,未列其中。

  在登上飞往北京的航班前,NEVS首席执行官蒋大龙在萨博工厂与100多名员工进行了沟通,这位东方面孔的瑞典籍华人用地道的瑞典语公布了公司未来的定位。他们的脸上流露出喜悦,多次赢得了掌声。 6月15日,蒋大龙接受本报专访时说。

  就在半个月前,蒋大龙和他的NEVS还从没因为竞购萨博而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就连追逐萨博一年多的浙江青年汽车,也不了解这家能横刀夺爱的神秘公司的真实情况。以至于NEVS发布已经达成意向时,青年汽车仍在怀疑这家公司是否具有资质。

  青年汽车至今都不明白,这家出价更低、没有汽车生产经验的公司为何能闪电获胜,而业内外也对超过5家中国公司参与、历时一年之久的萨博收购案,充满疑问

  。

  收购萨博貌似终结,但对于此前从事生物质发电行业的蒋大龙,一切只是开始。

  萨博是一个已破产6个月的企业,购买后所面对的各类问题是相当复杂的,需要各方的密切合作。6月18日,瑞典政府投资促进署副署长兼驻华首席代表陈永岚在中告诉本报。

  蒋大龙看萨博

  从一年前青年汽车参与竞购,到萨博破产前,国内业界一直认为,萨博只是个填不满的无底洞。萨博的一部分技术已经卖给北汽,另一部分技术所有权归通用,买不到。

  但专业汽车公司对于萨博价值的评估,和外界的看法截然不同。

  单单是中国,就有超过5家公司对萨博有意向,而且做出过实质性的接触。此前参与过和萨博方面接触的一家中国公司内部人士说。

  蒋大龙早在一年半以前就开始关注萨博,并且聘请了一个几十人的团队,找了一家欧洲有名的汽车资产收购顾问公司,对收购战略和萨博未来发展进行规划。

  我们选择对了时间节点,什么时候开始进入实质性收购,对此进行了一个详细的规划。蒋大龙说。这与青年汽车形成了鲜明对比,青年汽车和庞大组成的收购联盟,在萨博宣布破产前,就已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资金。

  据报道,在充满变数的情况下,青年汽车累计向萨博输入资金4940万欧元。

  萨博是一块掉落石堆中的钻石,要有人去把它挖出来,才能闪亮。蒋大龙说。引起他关注的初半年,蒋一直在研究萨博落入绝境的真正问题所在。

  1990年,通用收购了萨博50%的股份。2000年,通用完全收购萨博。10年后,荷兰跑车制造商世爵买下萨博。通用汽车的不重视和过快的股权变更,把萨博带入了包括战略定位不断更改、技术知识产权纠葛和多方股东博弈的泥潭。世爵接手后并没有改变萨博命运再次停产时,瑞典政府、萨博员工和各方工会,已经对萨博原有的发展路径怀疑。

  但是,萨博仍旧是瑞典工业的一个重要代表。萨博在惨淡经营的二十几年,技术研发投入仍旧很高,近年投入超过2亿欧元打造的凤凰平台,被认为是的平台技术。

  它虽然停止运营,但管理非常好,所有工厂设备都由原来萨博的100多个工程师在维护,比如油漆线,始终没有停下来,保持着它的运行中。蒋大龙说。

  瑞典各方对于萨博过去二十年路径的绝望,带着蒋走向了成功。蒋的团队在收购未来定位上,抓住了这一点。萨博走了一条全球汽车工业公司都在走的路,它想转型,但是转不了,因为整个产业链已经决定它不得不按部就班,所以不停地投入研发新产品,建设购买新的设备,这给它造成了巨大的债务压力。蒋说。

  为此,蒋大龙和他的团队,提出了一个让萨博各关联方意外的收购方案是完全抛弃萨博已经不具备优势的传统燃油汽车领域业务,小规模地生产电动汽车,把萨博从过去一直跟着别人跑的路径,转换成领跑者。正是这个方案,给原本就注重环保的北欧人更多的想象空间。

  新模式:电池电机外配

  收购时机和模式是蒋大龙完胜的根本原因。

  等待萨博破产清算,债务剥离和利益方权责明晰后,才是时机。与青年和庞大组成的收购联盟不同,在萨博宣布寻找新东家的一年多时间里,蒋大龙一直在幕后准备,直到萨博在去年12月宣布破产清算后,蒋的团队才进入实质收购阶段。

  破产清算前,萨博已经负债150亿元瑞典克朗,还有4000名左右的员工需要安置,蒋的选择和有利的谈判局势让他成功避免了如此高昂的收购成本。

  新萨博未了局

  根据达成的协议,NEVS收购萨博剥离了所有的债务,新东家入主之后,萨博的状况属于零负债,NEVS不必承担。而且瑞典工会也破例开一面,允许NEVS不承担员工安置。我们需要的工人,可以召回来。蒋大龙说。

  不过,收购金额仍是未知数。因为和相关方面签署了保密协议,所以暂时不能公布。蒋大龙说。但从4月17日的报价为15亿-18亿元瑞典克朗来看,NEVS终收购价格可能高于18亿元瑞典克朗。相关知情人士也透露,和以前的报价相差不大。

  如果说收购时机让蒋大龙轻装上阵,那么终在多家竞争对手的肉搏中胜出的杀手锏是蒋大龙为萨博设计的一条完全契合北欧人环保的理念的发展路径新萨博将完全摒弃原来的燃油汽车产品和目前流行的混合动力汽车产品,直指目标纯电动汽车。

  按照规划,NEVS即将开发的车型将是在萨博新款平台基础上完成,新款车将于2013年底、2014初上市。此外,利用日本技术开发全新车型,将与萨博的电力驱动革新计划同时进行。

  目前,新萨博高管和研发人员大概有100多人已经开始进行工作,而因为正值瑞典休假期到来,其他工人也会在此后的几个月内完成招聘或召回。组织工作并非在收购完成之后才进行,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我们已经和相关高管和研发人员进行了沟通。蒋大龙说。

  在萨博资产监管人Wistrand律师事务所合伙人Anne-Marie Pouteaux律师看来,这也是蒋获得包括工会等多方认可的一个重要原因。

  据萨博资产监管人公布的信息,目前新萨博的管理组织高层已经成立,董事会主席由具有汽车公司管理经验的原沃尔沃集团全球高级副总裁卡尔-艾林特落根先生担任,首席执行官由国能电力集团公司董事长蒋大龙担任,管理团队将在原萨博汽车公司高级管理团队的基础上组建,核心研发团队将由来自瑞典、中国、日本、美国等国家的工程师组成。

  按照萨博资产监管人的要求,竞购方必须具有萨博未来发展规划,NEVS制定了新萨博发展的短期、中期、长期规划。紧跟代产品推出之后,新萨博计划利用凤凰平台开发出第二代纯电动汽车。

  蒋大龙认为,在推出新产品前新萨博并不需要非常巨大的纯电动汽车研发投资,因为他找到了一条目前传统能源汽车巨头没办法走的路。

  目前纯电动汽车的发展投入确实非常大,原因是汽车企业认为必须自行研发电池和电机,实际上,一家公司并不需要面面俱到,目前全球市场有很多先进的电池和电机专业生产公司。蒋说。新萨博将联合已达成意向的公司共同投资生产萨博车型所需的电池和电机。

  尽管目前混合动力车型在市场上有较大优势,但NEVS并不计划涉及。它要有两套动力系统,投入高,成本也高,这只是一个过渡产品。

  业内人士认为,刚恢复生产和产品市场并未明朗的前提下,短期内新萨博应尽量缩减投入。NEVS宣布,尽管中国和美国市场将是新萨博未来的主要目标市场,但目前没有在这些地方建立生产基地构想。萨博整车的单班年产能是20万辆,我们初应该先充分利用这些产能。

  不过,如果NEVS只按照汽车相关资产收购(萨博汽车、萨博工具和萨博动力总成),未来仍然难以摆脱可能的公司整体性存在的危机。在萨博陷入困境的时候,萨博当时的控股方为了融资,曾出售了萨博生产基地地产51%的股份。NEVS不得不在收购萨博的时候,同时把它也买回来。

  新萨博与青年的纠缠

  与青年汽车因为消息泄露难以掌控舆论的状况不同,由于蒋大龙的团队进行了严格的保密,在之前大量的谈判当中,没有任何的风声传出。在收购完成一个星期前双方达成收购共识时,青年汽车仍然不知道竞争对手的真实情况。

  陈永岚认为,有些中国企业非常缺乏经验。正确的方法和合格的团队是中国企业海外投资和并购的二个核心要素,决定因素包括理解当地商业文化、商业理念、管理经验、对操作过程认识的差异性、团队和高管能力等等的各个方面。

  6月8日,慌了神的青年汽车对外发布消息称,青年汽车是中国政府允许的参与萨博竞购的中国企业,其他中国企业或个人都无权参与。但长期的谈判仍然没有让青年汽车领会瑞典人的真实想法,眼看大势已去的青年汽车大幅度提高了20%的金额,报价达到46亿瑞典克朗。

  青年此举完全表错了情,青年汽车瑞典代理发言人承认,资产监管人对一次高报价没有作出任何反应。

  而且,当时的收购主体并非中国企业,而是以中国为主要市场的国际能源有限公司。6月15日蒋大龙向本报确认,NEVS是一家民营外资企业。也就是说它的收购行为无需国家主管部门的批准。

  查询整个收购股权构成链条可以发现,NEVS和国能电力集团都是国家现代能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而国能生物发电有限公司则是国能电力集团的控股子公司,国家电控股的子公司国新源公司拥有前者25%的股份。

  为了规避审批程序和降低融资成本,蒋大龙收购萨博的资金全部来自海外融资,因此与日本阳光风投合作,而不选择中国国内的资金合作方。

  NEVS之前的股比是国家现代能源和日本阳光风投各持股51%和49%,但后来股比发生改变,目前为止我们(国家现代能源)仍然是控股股东。蒋大龙并没透露目前的股权结构和其他股东。

  萨博复杂的各种关系并不能一次性解决,其中之一就有商标所有权问题。在NEVS宣布正式购得萨博后,青年汽车也宣称因为不能购得商标所有权,自愿放弃了萨博收购。

  NEVS在收购中也未获得商标所有权。据了解,目前萨博商标由三家公司共同所有,NEVS与其中生产飞机的萨博AB和生产商务车的斯堪尼亚两家公司已经达成了使用商标共识。

  青年汽车和老萨博的恋情,将转换成与新萨博的恩怨。6月15日青年汽车承认收购萨博失败,但表示要继续购买萨博商标。争抢商标的缘起是去年青年汽车已经购得萨博凤凰平台技术,资料已经拿回国内。如果买下萨博商标,未来的产品就可以挂SAAB标志。

  蒋大龙承认,萨博确实出售了超过2亿欧元开发的凤凰平台的少部分技术,但那家公司(指青年汽车)只购买了使用权,而没有所有权。NEVS收购的是凤凰平台的整体知识产权所有权。今后我们将与相关方就如何使用商标签署协议。蒋说。

  尽管新的纯电动车型是否能挂萨博的标准还是未知数,但NEVS已经做了定位:生产低成本(包括投入成本和运营成本)的纯电动汽车。蒋大龙的梦想是你会看到不久的将来,全球消费者排队来买我们的车。

小孩厌食不吃饭怎么办
拉肚子的快速治疗方法
宝宝不消化食疗法
中风后手脚麻木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