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信息港
育儿
当前位置:首页 > 育儿

【古韵今弹】如梦令四季“毕业”

发布时间:2020-03-27 13:13:39 编辑:笔名
说来好笑,2010年就上演的《盗梦空间》,我是近才刚刚看过。而我之所以看它,也并不是它以前有过的名气,是这个假期我真的不知道做什么好,闲得无聊又不愿意出去逛,这样就点开了《盗梦空间》。没想到,将近三个小时的时间过得很快,也非常享受。我喜欢这部电影,也喜欢它带给我的快乐感觉。以前,看到过一则消息,说有个外国作家起诉这个电影剧本“盗用了他小说的原创情节”。看过电影后,我笑了,要是这个电影真“盗用了谁的原创情节”,那一定是盗用了唐朝人沈既济《枕中记》,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黄粱一梦”的情节。沈既济的故事发生在唐开元七年(公元719年),一个姓卢的书生在客店里遇见了已经得道成仙的道士吕翁,两个人交流得很投机,让卢生有了知音的感觉,这样他就很痛快地打开了自己的心扉,对吕道士感慨道:“士之生世,当建功树名,出将入相,列鼎而食,选声而听,使族益昌而家益肥,然后可以言适乎。吾尝志于学,富于游艺,自惟当年青紫可拾。今已适壮,犹勤畎亩,非困而何?”丰满的理想和骨感的现实一比较,故事中的书生和现实中我们绝大多数人一样,精神立刻就变得萎靡不振了。吕道士(汤显祖把这个故事改编成《邯郸记》时,这个道士就变成了现在我们熟悉的八仙之一吕洞宾)当然明白书生的郁闷,他从随身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枕头,说:“你枕我的枕头睡一觉,所有的志向都将实现。”那个时候,店主人刚刚开始做饭。有时候,读到这种情节,我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年少时,乡村那漫长的雨天,时间就好像雨丝都能感觉到它那停不下来的悠长。卢生在这种悠长的时间里,或许是由于精神萎顿,也或许是确实累了,他把头放在枕头上就进入了梦乡。梦中他娶了美丽温柔、出身清河崔氏的妻子(唐朝人对于自家出身是非常看重的),中了进士,升为陕州牧、京兆尹,荣升为户部尚书兼御史大夫、中书令,封为燕国公。不但富贵一时,而且儿孙满堂。在80岁时,生病在家,皇帝还派高力士问病,但终于没抗过命。断气了,卢生也就从梦中醒了过来。爬起身了,看到吕翁还坐在旁边,而店主人蒸的黄粱饭(黄米饭)刚开始散发米饭的香味。吕生有些不甘地问:“刚才难道仅仅是一个梦吗?”吕道人说:“就算你想的一切都实现了,那也不过这样罢了。”结果当然如所有要载道的文一样,作者借用吕生的嘴说出了他的想法:“夫宠辱之道,穷达之运,得丧之理,死生之情,尽知之矣。此先生所以窒吾欲也。敢不受教!”看看这文中,明显这道人就是一个“造梦师”,并且他是那种掌握着“植入技术”的端的“造梦师”。在书生的梦中,他把自己的想法当成一个“种子”种在了书生的潜意识中,让他觉得是自己的想法。要是从这个角度来说,《盗梦空间》明显有《枕中记》的影子,只不过他们表现得更加现代,更加戏剧化,也就更加吸引人罢了。
电影有两条主线,柯布和梅尔的故事是暗中的主线,而成立盗梦团队将斋藤的想法植入费舍尔的潜意识是明着的主线。但由于导演把故事分开来“讲述”,所以好多人可能看起来费劲,电影评论区就有好多人说这部电影很“烧脑”。
电影从莱昂纳多•迪卡普里奥饰演的柯布到“潜意识境界”里找到斋藤开始,那时的斋藤已经是一个老人,而柯布却还年轻。看到从柯布身上搜查到的他区别现实和梦境的“图腾”,斋藤想起了曾在很久很久以前,在他年轻的时候,从他的一个朋友处看到过这个。这样就算是正式进入了故事。
首先是一个“梦中梦”。柯布和他的盗梦团队受雇于科博集团去盗取能源大亨斋藤的商业计划。故事是在斋藤的办公室,柯布和亚瑟游说斋藤,告诉斋藤,他们可以帮助他建立起“反盗梦”系统,让竞争对手不能从梦中盗取他的任何计划。但斋藤不相信他们,并很不客气地送走了他们。而就在那时,由玛丽昂•歌迪亚饰演的梅尔出现了,亚瑟感觉到奇怪,但柯布觉得自己可以搞定。这里的情节以及柯布和梅尔的对话隐隐约约地点出了他们之间复杂的关系。柯布强行进入斋藤的办公室并成功地打开了他认定藏有商业计划的保险柜,可就在他准备换掉商业计划时,斋藤和梅尔一起走了进来,并且押着亚瑟。梅尔在折磨亚瑟时点出了他们在梦中,在梦中要是死了就会在做梦的地方醒过来,但要是受到伤害,那种疼痛的感觉却会在意识中真实存在。只要是做过梦,当然都会有这方面的体会:在梦中,我们很伤心,哭得死去活来;在醒来后,那种伤心还会留在我们的心中。而死亡,要是没有经历过真实的死亡(当然,要是真实经历过死亡,他也就不能告诉我们那种感觉了),我们其实是不会有任何感觉的。柯布为了让亚瑟少受折磨,在众人眼前抢到了扔掉的枪,“打死”了亚瑟。这个倒不是我们常说的“主角光环”,而是梦中常有的情景,在梦中我们一般都会无所不能,而我们的对立面却很少能把我们怎么样。亚瑟从梦中醒了过来,而柯布却继续在开始坍塌的梦境中和柯布的防护者周旋。醒来的亚瑟明白了梦境已经开始坍塌,让一起的“造梦师”叫醒柯布,可这个造梦师不懂怎么叫醒,从这可以看出这个造梦师水平很一般,这也为后面的情节留下了伏笔。亚瑟让他把柯布推倒在水里,柯布从梦中醒来后,时间制伏了率先醒来已经用枪逼住亚瑟的斋藤。但他们把斋藤弄到在地,他把脸贴在地毯上时,却笑了起来。“我们还在梦中”,他很自然地告诉柯布他们,因为那地毯不是他那套私密公寓里的地毯(从这可以看出细节是多么重要,连怎么叫醒盗梦者都不知道的造梦师当然不会注意到这种细节)。他们确实还在梦中,由于斋藤防备得很严密,并且在关键时刻,知道了他们其实在梦中,而梦中的对手是不会对他造成真实的伤害,所以他就不会告诉他们那份文件上被抹去的关键的部分。
他们的盗梦任务失败了,醒来的他们是在到京都的列车上。他们三人在斋藤醒来时离开了列车,而斋藤醒过来后露出了诡秘的笑容。
就算是把这一小段故事演绎成一部电影,说实话也已经很精彩了。但它却只是这部电影的“序言”,它只是很简洁地把需要告诉我们的都告诉了我们:可以进入别人的梦境,让他们在自己设计好的场景里生活,从而盗取他们的想法。但造梦师尤其是团队里的主要人物,换句话说就是我们熟知的本人的潜意识却会对整个团队以及别人的梦境造成影响。当然需要特别提醒的是这个故事发生时的背景:好多大公司都知道有“盗梦”这种行业,所以公司的主要领导都接受过“反盗梦”培训。这样,只要他们在梦境中碰到盗梦者,他们潜意识中的守护者就开始反抗,并且盗梦者的行为越激烈,防护者的级别也就越高。
行动失败了,科博公司当然不会放过他们。就在他们准备逃亡时,斋藤找到了他们。由于被道姆•柯布“梦中梦”的创造型想法所打动,斋藤想聘用他,让他重新组成一个团队(当然那个蹩脚的造梦师肯定不能要,从这也可以看出斋藤真不是等闲之辈),替他完成一件任务:把一个想法植入到他商业竞争对手的意识中。而报酬是柯布无法拒绝的:动用关系让他安然地回家和自己的孩子们生活在一起。亚瑟不相信会有这种事,他劝说柯布拒绝。但柯布毫不犹豫地接受了任务。
这样,他们首先找到了据他老丈人说比他还有才华的由艾伦•佩姬饰演的阿丽瑞德妮。而那一段情节算是开始给我们普及“盗梦”的有关概念。比如关于梦中的时间,很有意思:在梦中,一分钟相当于十二分钟。而再深入下去,也以12的倍数递增。比如现实中的一分钟,而在层梦境就相当于十二分钟;而在第二层梦境就相当于144(12X12)分钟,第三层梦境就是1728(12X12X)分钟。电影中,飞机上的十个小时,在层梦境就是五天,在第二层梦就是六十天,而到第三层梦境中当然就是两年了。所以在第三层梦境中,柯布要进入潜意识时说,进入潜意识,时间已经没什么意义了。我们古人的天上一天,人间一年,或许就是人进入第三层梦境吧?再比如进入别人的梦境就如同病菌进入了别人的身体,白细胞会千方百计地消灭那些病菌,人的潜意识中的防护者也会千方百计地保护自己,而对潜入者进行攻击。还有像盗梦者到一定程度就开始分不清梦境和现实的区别,越深入就越分不清楚。所以造梦师们会造一个“图腾”,一个很特别的东西,通过它才能发现自己到底是生活在现实中还是生活在自己或者别人的梦中…
柯布为了完成这次艰巨的任务,找到了另一个盗梦高手:“伪装者”伊姆斯,这样也就把原来的“盗梦”逐渐朝“造梦”转变。而伊姆斯又推荐了和自己合作过的“药剂师”尤瑟夫。在尤瑟夫那里,有许多的“做梦者”每天都到他那里联合做梦,而看守的老人说了一句我觉得非常具有哲理的话:“他们不是来做梦,他们是到这里醒来。”人生本身应该是很无聊的,我们好多的人为了摆脱这种无聊,会找出各种各样的方式让自己觉得有意思。这样,在现实中,有些人沉迷于毒品,有些人沉迷于游戏,有些人沉迷于挣钱,有些人沉迷于工作,当然也有许多人沉迷于恋爱,这就如电影中那些到那里做梦的人沉迷于做梦一样,都觉得只有那样,他们的存在才有价值。
这样,加上“投资人”斋藤,这个的“盗梦团队”算是正式成立了。他们的任务是把一个想法植入到斋藤竞争对手继承人菲舍尔的潜意识中,目的是让他把父亲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商业帝国亲手毁灭,从而让其它的公司有生存的机会。同时,柯布和梅尔的故事也通过阿丽瑞德妮一点点告诉了我们:梅尔是柯布的亡妻,他们曾一起研究梦境,为了能分辨梦境和现实,她率先设计了“图腾”。可她却终于迷失在了梦境里,不相信自己现在生活的世界是真实的,觉得只有自杀才能回到现实中。而在她自杀前,她做好了各种准备,造成了她的死是由柯布造成的,并且他会对他们的两个孩子造成实质性的威胁。以此迫使柯布和她一起回到她以为的“真实世界”。柯布没听她的,她自杀了。结果当然是柯布再也不能陪伴自己的孩子,并且在现实中变成了一个杀人凶手,一个逃犯。对于妻子的死,柯布有着深深的内疚,他甚至因此而专门建了一座“记忆城堡”,里面是他和梅尔的各种场景…
他们设计了“三层梦境”,而“投资人”斋藤也被他们的想法吸引,希望加入这个团队,但伊姆斯拒绝:“盗梦者不欢迎游客”。但他是老板,柯布没办法拒绝他。在一刻,阿丽瑞德妮也要求加入,她的理由是柯布的潜意识会威胁到大家,必须有人知道他的那些潜意识。她的建议是:要么她去,要么他把自己的那些潜意识告诉团队中的一个人。柯布只好答应让她去。这样六个人的团队组成了,他们需要一个机会来完成这件任务。机会说来就来了,费舍尔的父亲去世了,他要带着父亲的灵柩,从悉尼到洛杉矶。他本来当然是要乘坐专机的,所以必须让专机不能正常运行,这对于斋藤当然不是什么大问题。而要乘坐航空公司的飞机就要在飞行时间内不被其他乘客打扰,并且还要得到空姐的配合。为了让这一切简单,斋藤也很直接,他买下了航空公司,让那架飞机变成了“专机”。
这样,真实场景是在飞机上。
层梦境是在一个雨天,盗梦团队劫持了准备乘坐出租车的费舍尔。但在劫持过程中出现了两件意外:柯布潜意识里的火车和费舍潜意识中的带枪护卫。结果这两件意外,让斋藤受了重伤。费舍潜意识中的带枪护卫是由于亚瑟尽管调查清楚了他的所有经历却没有估计到他受过的“防盗梦”水平会那么高;而撞坏一切的火车却只有阿丽瑞德妮和柯布知道,那是柯布潜意识中的不知道何时出现,也不知道开往何处的,让柯布和梅尔醒过来的火车。当阿丽瑞德妮把这个情况告诉大家时,大家感觉到了危险,伊姆斯率先提出要退出这次行动。柯布只好告诉他们,这次药的注射量很大,要是在梦中死了,他们是不可能回到现实中的,而只能在无边的潜意识中度过几乎是一辈子的时间,能不能重新回到现实也成了问题。而呆在这层梦境却只能被菲舍尔的护卫团队猎杀,那结果当然还是无边的潜意识。所以他们能做的的事就是尽快地完成任务,当然也只能带着重伤的斋藤。“伪装者”伊姆斯装扮成菲舍尔信任的教父彼得•勃朗宁(他父亲的助手)查明了菲舍尔和父亲的关系,也明白了实际情况和他们初开始调查的有些误差,于是他们调整了第二层梦的方案。这样,他们留下药剂师尤瑟夫,其余的人在一辆行驶的面包车里共同进入了专门为费舍尔设计的第二层梦境,而这辆在雨中行驶的面包车一开出隐藏地就被菲舍尔的护卫团队追杀。
第二层梦境的场景设计在一家宾馆。伊姆斯装扮成美女和菲舍尔寒暄并偷走了他的钱包,柯布告诉他自己是反盗梦专家,并且他们现在在梦里,然后用周围发生的和现实不相符的情况使菲舍尔相信。结果在经过一系列诱导后,菲舍尔进入了他们预先设定好的房间,并让菲舍尔对自己的教父彼得产生了怀疑,然后利用菲舍尔潜意识中的彼得形象,表面上说是进入彼得的梦境,其实是进入菲舍尔更深层的梦境。由于这一层的故事是他们在雨天的面包车里所做,所以被追杀的面包车里所发生的一切都使他们的环境不稳定,但由于是在宾馆,所以故事相对简单,主要表现的应该是留下的亚瑟在上一层梦境很不稳定状态下,和菲舍尔意识中防护者之间的争斗;以及在车辆撞破栏杆跌入河流的过程中,梦中的他也在同样处于失重状态时,采用了特殊的手段从而让他守护的“做梦者”产生下坠感,从而及时地唤醒他们。

共 724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在看电影《盗梦空间》所领悟到的一些感悟:先是盗梦空间并不存在谁盗版说的问题,因为这一类题材在我国古代就有了先例,其实人生如梦这个词也就是这部电影的潜台词,只不过这部电影植入了现实生活中很多悬疑部分,环环相扣显得好看一点而已,在作者细致的解说中大体知道了这部电影的精彩部分,甚至细节也没放过。好文推荐。【编辑:叶舞风】
1 楼 文友: 2019-05-24 21: :52 看一部电影还能写出七千字的观后感来,估计我七百字也写不来了。 力求心灵饱满,三寸醉眼、满屋书臭。回首半生历程,一腔热血、两袖清风。
回复1 楼 文友: 2019-05-25 15:12:47 哈哈,这个电影一直被人称为 烧脑 ,不是太容易看懂,我看了看觉得挺有感觉,又把电影情节给理了理,所以才能写这么多。经期不准该怎么办
一岁多的宝宝不爱吃饭怎么办
活血通络止痛中成药
小儿厌食用啥中药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