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信息港
网络
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

spanclassarticletagtagcate1读点span和企业一起设置未来低碳发展

发布时间:2019-08-16 17:17:11 编辑:笔名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总干事James Leape降落北京时正好下午三点,当日气候炎热。他开玩笑道:“北京的气温很‘热情’。”  相对北京‘热情’天气,国际气候谈判的温度却

WWF(世界自然基金会)全球总干事James Leape降落北京时正好下午三点,当日气候炎热。他开玩笑道:“北京的气温很‘热情’。”  相对北京‘热情’天气,国际气候谈判的温度却在一点点下降。G8峰会上多国提出拒绝京都议定书第二阶段的减排。

一面是气候谈判渐渐令人沮丧的消息,一面却是企业不断上涨的“低碳发展”热情。WWF决定从企业的角度来做些切实的工作。

James Leape在WWF已工作了22年。这位出身于哈佛法学院的“环保主义者”,曾经在美国司法部负责环境相关事宜。随后自1989年加盟了WWF,曾担任WWF美国分会的副总裁。

他告诉记者,大家都认识WWF的熊猫标志,但是,现在的WWF不仅是保护濒危物种,而是把目光投向更广的保护和可持续发展领域,一个显著的特点是更多地与企业合作,和企业一道设置未来低碳发展的“日程”,引起一场低碳发展的变革。

他认为,实践证明行业内企业的行为有可能改变整个行业的可持续发展情况。WWF正在关注中国议题。

虽然国际NGO目前不允许在中国募款,即使和中国企业合作,也依然无法建立资助关系。但James Leape告诉记者,目前他们看重的是项目本身,以及通过这样的合作给企业可持续发展所带来的变化。

“我们希望能够和行业中希望成为者的企业合作,希望能够一道成为变革的一部分。”James Leape表示。

向企业抛出“日程设置”的橄榄枝

《21世纪》:WWF初在中国的工作是物种保护等,为什么现在开始大量和企业合作?这是战略部署还是NGO的发展趋势?

James Leape:这当然是WWF的战略考虑,我们从一开始就知道“保护”的含义要大得多。其实WWF是世界上早和企业开始合作的NGO。除非我们能够从源头上改变影响整个生态系统的因素,否则总会有新的濒危动物出现。我们希望成为变革的一部分,所以开始和行业中希望成为的企业合作。

现在再看WWF的项目,基本是两种类型:一是生物多样性的项目,另一种就是从减少生态足迹的角度开发的项目。

企业在近的五年间不断提高对可持续发展的关注,这已不仅仅是企业社会责任的问题,已经演变为对商业利益的考虑。企业需要可持续发展的原因也越来越多,包括顾客的要求、对雇员的吸引力、供应链是否安全等等。企业就算为了自己的利益也需要不断提高这方面的重视和参与。

而这带来了我们合作的基础,NGO可以和企业一同改变未来的议题。

《21世纪》:能否举一个例子?

James Leape:比如我们和拉法基的合作就带来了很好的效益,大约11-12年前,我们开始和拉法基一起设定减碳目标。他们是世界上家设定碳减排目标的水泥公司,而他们的减碳目标比京都议定书的减碳幅度大得多。这样实施了几年之后,很多行业内的水泥公司都开始这样做,基本上带动了水泥行业的碳减排。这成为了WWF与企业合作的一个很好的模式。

但是不同的企业其关注点有时也不同,如我们和诺基亚合作,他们关注的一方面是如何能降低自己运营中产生的碳排放,另一个关键问题是如何能够影响到使用诺基亚手机的数亿用户。每个案例虽然都不同,但我们都会从寻找共同利益入手,重要的也就是我们和企业可以为彼此带来什么。

《21世纪》:企业可以给NGO带来什么?

James Leape:我们和企业的合作关系有两种,一种是资助关系,即企业要给我们一些资金支持,另一种是项目关系。除了获得资助,我们看重的还是项目的参与度。比如我们和联合利华有很好的项目合作关系,联合利华是世界上很多商品的采购商,包括棕榈油。我们一起合作希望通过采购商对供应链的要求来推动棕榈油的可持续生产。

《21世纪》:目前和中国企业的合作怎么样?对大多数在可持续方面刚刚起步的中国企业有什么建议?

James Leape:近几年来,我们和中国企业的接触和合作不断增加。现在中国公司在这方面的兴趣越来越浓厚,我们期待探讨更深入的合作。在中国市场,NGO是新兴力量,公司企业也在蓬勃兴起。两者的合作有待积极开发。

中国很多公司在世界经济中也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他们应该站出来,成为行业中的。中国企业可以从整个供应商、运营、客户等多方面寻求可持续发展,按不同方向分析之后,看自己能为整个解决方案做什么。同时,应该关注自己的投资项目。

比如中国有几个世界上的银行,他们投资什么项目?对项目的要求是什么?很多行业有全球的平均水平,但在全球水平之上,投资者是否可以为环境保护多做些什么?这些银行对投资的流向能够起到很好的引导作用。

继续京都议定书第二期很重要

《21世纪》:加拿大、日本等国提出拒绝根据京都议定书第二阶段减排,美国等国家提出用新的协议替代京都议定书。你认为,京都议定书是否可以替代?

James Leape:京都议定书继续下去是非常重要的,这是能够将现有减排目标结合起来的框架。保证双轨制谈判框架是重要的。上个月REA的报告显示全球的温室气体排放量继续增加,在排放下降前必须达到峰值,而多方计算显示,这个峰值将在未来几年内迅速到来。也就是说,接下来的几年会格外艰难。所以京都议定书第二期依然很重要,我们需要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家站出来。

《21世纪》:你预计德班气候变化谈判会取得什么进展?

James Leape:很难说谈判会走向哪里。德班重要的是寻找一个继续走下去的方向,在现在的情况下,德班需要成为气候谈判中非常坚实的一站,做出一些切实的决策。理想的状态是,192个国家可以达成一致签署新的协议继续向前走,但这几乎不可能。

剩下两种可能是:气候谈判彻底破产,或者我们继续走在坎昆的道路上,虽然没有一个国家在核心问题上做出实际承诺或行动,在资金和技术转移上做出实际行动,但即使知道不可能达成全体的共识,也可以在某些问题上达成一致。

《21世纪》:如何看待气候谈判的热度不断下降?

James Leape:我想目前要实现气候谈判完全成功的可能性不大,这有一部分是因为美国的政治原因,但也有更多的来自美国以外其他国家的原因。我觉得有可能的是在比如技术和资金的转移上达成一定协议,我认为我们可以在这点切实问题上达成更有力的协议。我们可以将这1000亿美元切实落地在实际的项目上。德班在这点上还是可以做到的。如果能够落实,这将起到切实的帮助。

但我们需要继续谈判,因为只有那样,才能够得到一个真正有力地应对气候变化的全球性协议,这个协议包括需要什么切实的行动,如何将资金落实等等。全球性的协议是必要的,但谈判到了今天,谁都知道我们不能单纯地仅仅依靠全球性的协议,还需要找到一些前进的其他方法。一些欧洲国家在做努力,如碳交易等;中国也在做,包括中国投资电网、新能源甚至高铁,都反映出了政府或公司都在通过努力在气候变化方面做出一些成绩。

癫痫怎样可以有效预防
哈尔滨治男科哪家好
复合激光祛红胎记更安心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