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信息港
时尚
当前位置:首页 > 时尚

军警小说暴神七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4 05:52:05 编辑:笔名

今晚的苏红萱异常漂亮,她穿成这样站在这么僻静的场所,也不怕别人劫色。  我犹豫了一下,终于下定决心向她走去,一边挥了挥手,“非常抱歉,刚才出了点小事,我来晚了。”  苏红萱明媚善睐的目光在我身上一掠而过,“还说小事,身上都成这样了,去医院 吧”  医院?记忆中我有很多年没去过医院了,我接过苏红萱递过来的小镜子,看见脸上破了几处皮,不过还不算严重,妈的黑衣人,下次见到你非要弄死你,差点让我破相——哥们还没找上媳妇儿呢!  在苏红萱面前,似乎什么都瞒不住,我坦白,“刚才有一个穿黑衣服的人,发了疯一样拿刀砍我,我跑到哪里他跟到哪里。”说完我又复述了一下细节,刚才逃命的时候到没什么感觉,现在回忆起来才发现当真是凶险非常。苏红萱凝神思索,“那个黑衣人大概有多高?刀是什么形状?刀有多长?”  我一笑,“你以为你是警察啊,算了吧,下次遇到他我非要好好教训他一顿,这次我确实是技不如人吃亏了。连手机和钱包都没了,等会还得找你借路费。”  苏红萱忍不住笑了起来,她笑的样子也很好看,有如晚霞般艳丽,“好,我等会送你回去——要不要我再告诉你一遍电话号码?”  我说不用了,一个电话号码都记不住还敢出来约会?  苏红萱反对道:“谁说是和你约会了,油嘴滑舌的。好吧,言归正传,和我讲讲你的经历吧。”  于是我就不停地讲,讲到和丁华、申阳他们合租房间、以及登陆龙华成功网站时的经历,讲得眉飞色舞、天花乱坠,苏红萱一直很认真地倾听,美丽的大眼睛定定地看着我。不知不觉,两个小时过去了,我一看表,“不好意思,都快九点了,你腿都站麻了吧?走,我们吃点东西去。”  苏红萱说没事,当老师的一站就是一天,这一会算什么。我们一起上了斜坡,在路旁一家小饭店吃了一点炒菜,然后我们一起坐出租车回去,她送我到了租房外面的巷子外面,然后我们挥手告别。  我回到房间,看见隔壁亮着灯,原来是长毛他们在玩斗地主,我悄悄地洗漱后睡了。躺在床上,两个人影一直在我脑海中交替出现,一个是黑衣人,一个是苏红萱。妈的人生就是这样,有苦有甜,黑衣人代表敌对势力,苏红萱代表世上一切美好的东西。  过了几天,等到一个休息日,我重新买了一个手机,现在的智能机层出不穷,我反正没电脑,心想不如买一个功能稍微强大一点的手机,也好用来上网什么的。于是去到手机专卖店,跳了一款联想乐hone,三千多元的价格还能接受,好歹我也是月薪万元了,这点钱不算什么。这手机还送了一张卡,是联通的合约套餐,每个月免费送1800分钟通话,我问能不能不要这么多,我电话少,这么多通话时间有点浪费,看能不能换一种流量多的套餐?那个营业员直接回答不行。  出来后,我首先打了一个电话给苏红萱,告诉她我换新卡了。接下来又打了一个电话给申阳,听他的声音好像还没起床,懒洋洋地反问:“有事吗?”  我说我是陆开文。  “你当然是陆开文,难道我听你声音听不出来啊?”  我挂了电话,心情畅快地在街上研究着手机的新功能,次用触摸屏手机还有点不习惯,不过感觉还不错。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豪车在我身旁嘎然而止,冲下来两个人,二话不说掏出匕首就向我捅来。我以前在部队也训练过类似于“空手入白刃”的技巧,虽然夺不了那个黑衣人的刀,但对付这些下三滥却绰绰有余,我一连两个鞭腿,让这两人躺倒在地,我踩住其中一人,厉声喝问,“谁派你来的?”  “张东升,张总。”那人赶快招供。  妈的那个张东升喜欢在苏红萱身边动手动脚,我早都看他不顺眼了。我对这两人说:“现在带我去找他。”  在张府外面我下了车,直接从侧面翻围墙跑了进去,我匍匐前进,穿过一片花园,瞥见一群小孩在那里打篮球想必那就是张东升的儿子篮球队了。我又避开两个四处游弋的保安,迅速跑过一片草皮,来到别墅的中心地带,只见张东升坐在椅子上,逗着对面妇女怀里的幼儿。一个女人站在他身后,戴着眼镜,穿着像是一个大学生。我像猎豹一样悄无声息地扑向他,只见他回头来冲我一笑,手里握着一把精致的小手枪,与此同时,以钟鹏为首的保镖群四下里围了过来,钟鹏说:“傻逼,我们这里有摄像头,当你像狗一样从花园里爬出来的时候,快把弟兄们逗死了。”  张东升递给我一张照片,是他和另外一个人的合影,那人看着挺面熟,我想了一下,是那个在新桥歌城和我们打架的墨镜男。  “这是我弟弟,张东进,他中秋节那天和一个朋友去新桥歌城唱歌,听说被人打了,他那个朋友是台湾某社团高级成员的公子,自幼练习跆拳道,听说也被打了。陆开文,你很厉害嘛!”  我突然想起一件事,“前几天有人想杀我,是不是你派的?”  “是听说台湾那边派出了杀手,不过我可舍不得杀你。我要用你来赚钱,10月份在香港有一个地下角斗场大比赛,我想让你作为我旗下选手报名参赛。打赢场比赛给十万,以后每多赢一场奖金翻倍,怎么样?还有,台湾那边我来搞定,就说你是我自己人,纯属一场误会,大不了我再给他们一点钱就行了。”  “如果我不答应呢!”  张东升点上一支雪茄,“来,给他看一样东西。”  钟鹏给我递过来一张照片,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我中秋节那晚聚会时的场景,我们一大群人在租房大院里其乐融融地聚餐,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别人拍了下来。  “你不去比赛,他们可能就会出现意外。”  这么老套的情节?我不屑道:“他们出现不出现意外,关我鸟事。”  张东升好像早就料到了一般,又示意钟鹏递过来一张照片,“那么她呢?”  却是我和苏红萱在码头的合影,我顿时泄了气,“好吧。我答应你。”  张东升作出一个OK的手势,“好,现在你跟钟鹏去一楼,他会让你看看比赛规则。”  几天后,我次坐上了飞机,一个多小时后,我们就来到了香港,不过我完全没有机会领略这座国际化大都市的繁华,就被直接塞进了车里,奔赴地下角斗场。  我,钟鹏,还有张东升手下一个师爷级智囊人物,我们三人进了赛场一侧的休息间,师爷从皮包里掏出笔记本电脑,操作后交给我看,并介绍道:“你的个对手是朝鲜人,名叫元赫峰,此人身高一米七三,体重六十九公斤,擅长正蹬腿,速度快并且爆发理极强。至于怎么打,你自己研究得了。”  我在赛场门口活动着身体,肩、颈、肘、腕、腰、膝、踝各大关节全部放松,只有放松才能让身体更协调,爆发出更强的战斗力。  师爷在后面一推我,“你可以进去了。”  我没想到这个所谓的“地下角斗场”竟然如此庞大,里面人山人海,丝毫不亚于古罗马的角斗场,里面还有很多外国人,男女都有,我这一辈子见过的老外都没有这一次多,居然还有黑人,我终于见到传说中的“黑鬼”了!他们果然黑的出奇,让皮肤也算黝黑的我自叹弗如。  我怀着有些忐忑的心情走上拳击台,我甚至有些紧张,双腿有些打摆子,毕竟我是次面对这种大场面,不紧张才怪呢!  元赫峰也上来了,他的气场明显和我不一样,上台后我恶狠狠地来了几招拳脚,顿时博得一片尖叫声。这时候,主持人——也是一个老外,出来用英文宣布了什么,我这才对上学期间的不学无术深感悔恨,因为我一句都听不懂。  我想起在电影里面看到的情节,于是问那个师爷,“打几个回合?”  钟鹏冷笑道:“几个回合?这里没有回合,打到起不来了为止。”听得我心里“咯噔”一下。  元赫峰站了起来,钟鹏也一推我,“去受死吧!哈哈!”  我们两人面对面站在一起,只听宏亮的一连串英文在我耳边回荡,随后铃声响起,不等我反应过来,对手已经在我下巴上来了一拳,我顿时眼前一黑,顿时天旋地转地摔倒下来,朦胧中似乎还听到一阵嘲笑声。  我是被钟鹏的巴掌扇醒的,“快死起来,别装死!”  我挣扎着站了起来,有点头昏脑胀的感觉,眼前无数星星在上下飞舞,这时,角斗场上空的英文声音嘎然而止,正高举双臂向观众狂呼的元赫峰回过头来,诧异地看着我。  本来我的计划就是随便打一场就认输算了,但这个家伙的突然袭击很让我生气,于是我决定修理一下他。  元赫峰再次向我走来,我晃了晃脑袋,定下神来,感觉还有点发懵,由此可见这家伙的一拳威力何等巨大。我这时候才有时间仔细观察我的对手,只见他身高与我相仿,肌肉很发达,特别是小腿,丰满而又充满弹性;留着平头,脸型瘦削,五官很正,鼻子有些平,估计是被别人打扁的。我摆出拳击预备姿势迎敌,元赫峰虚晃一拳,就在我赶快招架的时候,他突然大喝一声,一个正蹬腿直取我小腹,我连忙施展后滑步撤退,但仍被他这一腿命中,好在我的迅速撤退卸掉了大部分力量,不然估计得当场吐血,即便如此,我仍有一种血气翻腾的感觉。  汗水从额头上滚落下来,也不知道是紧张的还是疼的,我冷静下来,心想不采取点战术今天看来能站着走出这个鬼地方是不可能了。我蹦跳了几下,发现自己的身体机能恢复得很快,这得益于我天天坚持拉两百车麻袋冲坡的体力锻炼,生生不息的各大器官,特别是大心脏给我供应了不竭的动力,让我能挺住这一波攻势。  元赫峰居然放开双臂,也不护头,直接向我走来,他对我的藐视并没有让我动怒,相反我觉得对手轻视我恰恰是给了我机会。  他走到我身边后,肩一抖,又是一个虚招,意图等我慌忙招架时他再发动进攻。晃你妈个蛋!我心里说,上过一次当我还会上第二次当吗?我也不躲他的虚招,直接趋身向前,拳头暴风雨般落下。元赫峰仿佛没想到我遭受重击之后还有这么强的反击力量,一时间有些犹豫,他的犹豫给了我更加酣畅淋漓的进攻机会,我和他近距离接触,左右组合拳,加上肘击同时用上,密不透风地向他攻击。  元赫峰不愧是能参加地下角斗场比赛的选手,在猝不及防之下居然能很快稳定下来,他顶住我的攻击后开始了反击。我们一边格挡着对手的重拳一边反攻,至于那些速度快力量稍弱的轻拳都直接不防守,一瞬间我们就打了对方无数拳而自己也挨了无数拳。  台下的观众们发出震耳欲聋的尖叫,气氛活跃到了极点,而我和元赫峰的对攻也已经白热化,我们拼的不仅仅是技巧,更是体力、抗击打能力和意志力,看谁先撑不住放松下来。我刚给他左腮来了一拳,眼见他喷出一小口鲜血,紧接着就左眼一疼,估计是眼睛中招了,我又一个左直拳击中他鼻子。  元赫峰终于招架不住,往后一退,等拉开距离后一个正蹬腿踢来。他的正蹬腿威力极强,不过此刻在体力大降下再使出来就有些那么不合时宜了。还有,他往后一退的动作也让这一腿失去了突然性,使得我有充分的时间准备。我眼疾手快地一闪腰,避过他这速度和力量明显下降的一腿,然后左手一捞他小腿,整个身体跟随着右肘一起猛烈撞击他大腿。  元赫峰疼叫一声,抱着腿摔倒在地,估计这下没有两三个月他是无法使用正蹬腿了。观众们霎时全场起立,“good!good!”喊个不停。  比赛结束,在台下观众们的欢呼声中,我丝毫没有喜悦感,内心却十分沉重。走下拳台时,一个穿灰色外套的圆脸青年冷冷地对我说:“你赢得太费劲了,这不是你一贯的作风。”  他是谁?我还来不及发问,就被师爷和钟鹏架着走了出去。  我们当晚坐飞机回到了芦港,张东升亲自为我们接风,并极有耐心地询问战况,临末来了一句,“不吃药不行,别人都吃他不吃太亏了。”  “什么药?”我大惑不解。  “兴奋剂。”钟鹏没好气地说,“黑市打拳的从来没有什么兴奋剂检查,观众只要你们打得精彩、刺激、好看,才不会管你有没有吃兴奋剂呢!”  我说:“我能不能不吃?”  师爷抢答:“不能!”  由于一共有64位选手参加淘汰赛,所以轮比赛要打三十二场,而我排在第七位,这意味着我会休息三十来场,赛制规定一天打三场,因此我有了十天的准备时间。第五位和第六位的决斗早已揭晓,胜者是五号,一个俄罗斯退役特种兵,人称老毛子。我十天后的对手将是这个老毛子,听说他的抗击打能力和耐力都很出众,这样的选手极其难缠,因此在接下来的十天休赛期间,张东升为我安排了训练,特别是把提高攻击力和耐力作为重点。  这样一来,我就彻底告别拉车了,也很少再回租房,不过为了了结这件恩怨,我也就忍了。毕竟人家是大亨,收拾我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般简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嘛!  在当兵期间,我经常和战友们憧憬未来的理想生活,我说等退伍后一定要弄一间健身房,没事锻炼锻炼身体练练散打什么的,没想到这个愿望如今戏剧性地实现了。我在张东升指定的市中心体育馆里的健身房中健身,陪练们有钟鹏、王克强等人。自从我上次干翻不可一世的土熊,为王克强报了一脚之仇后,他对我很有好感,我们理所当然地走得很近。他尽管攻击力、抗击打能力、速度、耐力、反应都比我相差甚远,但他丰富的理论知识却是我远远不及的。在他的专业指导下,我向着更专业的方向飞速发展,而他也不住称赞我悟性高。 共 10222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小睾丸症的病症主要有那些
昆明好的专治癫痫病研究院
昆明哪个医院治癫痫病好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