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阳信息港
故事
当前位置:首页 > 故事

思路小说误入邻县荒山江山文学网

发布时间:2019-07-13 19:09:29 编辑:笔名

自从那次碰到狼群之后,我们心有余悸,小心翼翼,轻易再也不敢走夜路了。后来发动各村的民兵集中扫荡了几次,西溪山区的豺狼才基本失去了踪迹。此后胆子又慢慢大了起来。  到了发放贫困山民救济款时节,怕各村新掌权的造反派舞弊,决定由公社直即发放。于是胡副主任、小木和我又进入了浩渺的山区。  贫穷的山民得到救济款,感激之情溢于言表,纷纷要表示感谢之情,东家拉,西家扯,拉我们吃饭。山民们本来就热情好客,此时更慷慨异常,满斗的香榧炒出来;新蒸的“高粱烧”,“玉米烧”斟出来;新鲜山鸡肉;冬笋炖咸肉;封干香椿脑;鸡汤野香菇;金针;银芽;黄牛舌;野猪尾,等等,等等。山货纷呈,野味飘香,使人目不暇接,涎水百尺。  胡副主任起先还要坚持“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后来一看山民们感情淳朴,动机真挚,知道“民心不可违”,于是也入乡随俗,和我们一起埋头大吃大喝起来。  当一个村子的救济款发放完毕后,主人苦苦留住我们吃了夜饭。酒足饭饱之后,我们跟主人告辞,踏上归路。  又是走夜路,但我们毫无俱意。一则我们知道豺狼已基本肃清;二则离公社只有十五公里路,二个多小时就可以到;三则当时我们酒气弥漫,酒劲疯狂,别讲豺狼,就是狮子要来,我们也不会害怕。  小木在前面带路。我和胡副主任都是外地人,对于西溪那弯弯绕绕的山路实在很不熟悉,而小木自幼在西溪长大,跟父亲长期走村穿户,熟悉每一条小路,因此由他带路是顺理成章的事。小木说走山岗那一条小路可以近二公里,我们也毫无异议。  通过上次那件事,小木成熟多了,整天缠着我学投弹和刺杀。那次他母亲泄露他尿裤子,他觉得很没面子,逼着他母亲收回影响。于是他母亲逢人便说他没有尿裤子,“此地无银三百俩”,人们听了都哈哈大笑。小木也曾苦恼过好几天。  山道曲折崎岖;山雾氤氲迷蒙;山风冰寒刺骨。酒劲散了之后,我们的话语也少了不少。只听得涮涮的脚步声震动山石枯草,消失于寂静的平岗。群山黑黝黝地无语蹲伏,林木阴森森地诡异怕人。  小木晚饭多吃了几块肥腻的野猪腿,又喝了不少冷水,竟拉起了肚子。多次蹿到草丛后拉矢,我们只好等他。我给他吃了二支“藿香正气水”之后,才好一点。  我们走着走着发觉越来越不对了,山路越来越小,越来越崎岖荒凉,后来干脆没有了路,只有蜂蜂乱石;丛丛荆棘;茫茫枯草。  小木也发觉走错了路,于是引着我们往回走,可是愈走愈错,东盘西绕,始终辩不清方向,踏不上正道。小木急得哭了起来。  胡副主任急忙安慰他:“小木,不要哭,不是你的错,也许是鬼打墙,鬼跟我们开玩笑。”他这时也不忘他的幽默。  小木受他父母影响,迷信得很,确认是鬼打墙。于是急忙撒尿,因为据说撒尿可以破掉鬼的迷糊,寻回正路。可是小木拉了几次矢,已无尿可撒,又急得哭起来。  我们又茫无头绪地在山道上走起来,向着自以为正确的方向。夜色越来越浓,山风吹来,寒冷彻骨。我们已走了三四个小时,筋疲力尽,口干舌燥。可是前面依然是丛丛山峦,处处峰岗,条条野径,片片荒林。猛然间猫头鹰会突然凄厉地怪叫,使人毛骨悚然。  “快看,前面有灯!”小木欢喜地大叫起来。  确实,前面有火光。我们快步走过去,是一个山厂。说山厂,如朝晨兄所说,是太夸张了。象棺材那么大一个茅草棚,躺下一个人,已无多少余地。一块毛石上亮着一支蜡烛,旁边坐着一个僵尸一般的老人,神态怪异,面目恐怖,如果一个人在山道上突然碰到,是可以一下子把人吓昏的。  从老人口中知道,我们已经到了邻县的山岭,他是奉大队之命来管山场的。当他知道我们筋疲力尽,饥寒交迫的窘境后,沉吟了一下,看了我们一会,拿出一缸子清水,叫我们喝下,然后领我们转过一个山弯,说道:“前面有个山厂,门没锁,你们可以去歇歇。不要乱转,天一亮就回去。”说毕他就回转了。  这个山厂确实不夸张,比较大。里面堆着许多锄头、扁担、畚箕,等农具,还有许多玉米桔干,一捆一捆地堆在那儿。外半间的地上,铺着厚厚的玉米叶子,显然是休息的地方。  我们半躺在玉米叶子上,伸着酸麻的双腿。这半夜的跋涉,确实把我们累得不轻,这里温暖、避风、柔软、舒适,感觉上比天堂差不了多少。  小木的肚子又咕咕叫了起来,显然是刚才喝水的缘故。他拿起那个发红的手电筒,走向后半间。因为粪桶一般放在后半间。  “妈呀!”小木发出一声凄厉的长叫,跌跌撞撞地逃出来,在畚箕上一绊,跌倒在地上,嘴唇哆索,声音已经变调,显得瘳人可怖:“有人啊!里面有人啊!里面全是死人!”  我和胡副主任立即跳起来,从小木手中接过电筒,走进里间,也吓得立即退出来。  但我们毕竟有三个人,互相可以壮胆。镇静了一下,我从背包中拿出蜡烛点上,重又进入里半间。里面情景确实吓人,地上并排躺着五个死人,个个满身血污,面目狰狞,神态恐怖,情况说不出的怪异。我全身汗毛凛凛,紧张已极,小木的双腿则在索索发抖。  “这不是阿达哥吗?”小木指着一具尸体又大叫起来,我一看,不错,确实是李士达。  李士达是邻县东风公社蓝球队的队长,经常率队来我们公社作蓝球友谊比赛。他打中锋,球艺极高,为人直爽,人缘很好,与小木尤其投缘,称兄道弟,无话不谈。可是如今却躺在地上,遍身鲜血,神形可怕,他为什么死在这儿呢?  “阿达哥啊!”小木哀哀地哭叫起来。  为了弄请事情,我们决定去讯问刚才那个老头子。当我们回到那个棺材草棚时,老头的人影已杳如黄鹤,只有石头上那点过的半截蜡烛还在。  我和胡副主任疑虑极深地面面相觑,弄不懂今晚唱的是那一出戏,只感到一种无形的凶险包围着我们。  我们刚坐下一会儿,山道上打着手电走来一个人,其步履之快速,肯定不是刚才那老头子。当离我们不远时,小木迎了上去。一打照面,小木返身就跑,步履踉跄,口中惊恐地大叫:“妈呀!鬼啊!鬼呀!”声调凄楚而绝望,充满无尽的恐俱。没跑几步就软倒在地。  我们急忙跑过去,那人也已到眼前,我看了一眼,也惊得目瞪口呆。此时天色已微明,我面前站着的赫然是刚才死尸中的李士达……。  我们终于弄清了事情的原委。昨天傍晚,李士达他们公社的石矿发生塌方事故,压死五人,压伤二人,死者其中一人是李士达的鸾生兄弟李士逵。由于天色已晚,人手不够,余下的人只好把死者暂放在草厂中,第二天来处理,而先把伤者抬下去治疗。那老人是李士达的爷爷,他赶下山去参与孙子的丧事,而李士达兄弟情深,抢先赶上山来,后面源源而来的是大队人马。  原来如此。  我们中午才回到公社。小木下午开始发热,讲胡话,挂了三天盐水才好转。看来一半是吓出来的病。   共 25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研究院治疗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哪家医院好
治疗癫痫小发作用药原则是什么

上一篇:离别的车站2

下一篇:年轻人